断章取义资讯网

  中新网衢州5月11日电(见习记者 周禹龙 通讯员 邵美霞)早上七点,浙江龙游大力山村卓家自然村的王爱娥听到一个噩耗:村支书卓彦庆因突发脑溢血住院了,至今昏迷不醒。

  她无法相信,急匆匆跑到卓家去确认。在这里,王爱娥遇到了比她早一步赶到的徐凤兰;几乎就在同时,上蒋自然村毛惠清的电话响了,远在杭州工作的女儿打来电话,说她在朋友圈看到卓彦庆住进重症监护室、情况危急的消息,打算请假回来看一看;和毛惠清一样,2017年搬到塔石住的梅二自然村村民连士根刚送完孙子上学,接到儿媳妇电话听闻此消息,他直接从塔石镇上坐公交车直奔医院……

“跑腿书记”永远在崎岖的山路上 龙游宣传部提供

  这几天,龙游县人民医院6楼重症监护室的门口、楼道里,挤满了从各处赶来看望卓彦庆的村民和亲友。由于重症监护室探望人数有限,大伙就挤在门口,远远地望一望4号床上身体插满管子的“跑腿书记”,很多乡亲从早上等到下午,站累了就在台阶上坐一会。

“跑腿书记” 龙游宣传部提供

  “深度昏迷,无法自主呼吸”

  1994年10月,30岁的卓彦庆出任大力山村党支部书记。24年间,村委会主任换了好几任,唯有村支书的位子始终无人能“动摇”。该村村委会主任黄金土是上一任刚当选的,平日里他喜欢称卓彦庆为“阿土书记”。和“阿土书记”搭档,黄金土浑身都是劲,他还想着两人在大力山好好干一番事业。

  2018年5月9日,卓彦庆带着两名村干部跑了6个自然村测量农房,为下一步的农房整治查清基础数据。吃完晚饭后,隔壁老太还拿来一只老年机让卓彦庆帮忙修理,他一个人捣腾了一阵没修好,打算第二天带到县城去看一看。刚忙完这事,又迎来一对夫妻申请办理信贷。忙完这些已经晚上8点左右,卓彦庆正打算关门睡觉,突然头痛欲裂,话也说不清了。

  妻子廖美香马上给住在附近的亲友打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叫到一辆小皮卡,把卓彦庆送到了山脚,再由120救护车送到医院。

  “深度昏迷,无法自主呼吸。”这是当晚医生会诊后为卓彦庆作出的诊断。听完这个消息,随后赶到的黄金土和村“两委”干部以及在场的所有亲友都沉默了。

  卓彦庆送往医院后,黄金土总是不断在接电话,本地的,外地的,年轻的,年老的,一个早上至少接了50通电话,每个人都在问同一件事:“这是真的吗?卓书记现在情况怎么样?”

“跑腿书记”卓彦庆 龙游宣传部提供

  “我一个字也不识,什么事都靠他”

  旁人许不知,自2017年9月王爱娥的丈夫因病去世后,卓彦庆几乎就成了她家的支柱。王爱娥丈夫的后事是卓彦庆跑前忙后帮忙操办的。因为她丈夫在世时曾经服兵役交过社保,卓彦庆骑着辆摩托车,“嘟嘟嘟”上山下山,帮王爱娥跑回了5万多元的统筹。有了这笔钱,王爱娥母女的生活才有了保障,女儿也才能顺利上了大学。

  平日里,卓彦庆也骑着摩托车帮村民跑腿。

  “我一个字也不识,什么事都靠他。”考虑到王爱娥家的实际困难,前不久,卓彦庆手写了一份为她女儿申请助学金的证明,请驻村干部帮忙打印出来,打算寄到王爱娥女儿的学校去。

  不敢相信事实的还有今年79岁的叶元珠,她一直以为卓彦庆只是住院了。

  叶元珠腿脚不便,独居的家还属地质灾害点。一到暴雨天,悬在屋顶的大石头随时会滚落下来,所以她一直是卓彦庆的牵挂。2016年6月15日,大力山暴雨倾注,傍晚时分,卓彦庆赶到叶元珠家,要她赶紧撤离。

  叶元珠回忆,当时她有些自暴自弃,自己独居,没有地方去不说,腿脚也不能行走,对谁都是累赘,她对卓彦庆说:“算了,你不用管我了。”可卓彦庆不干,耐心地做她的思想工作,“你走不了,我背你。”说着,他就蹲下了身子,背起叶元珠行走在风雨里,把她安置在一邻居家里。

  “现在只等你好起来”

  “卓书记,感谢你十年前及时把脑溢血的老伴送医,现在只等你好起来。”

  距离那年老伴突发脑溢血,徐凤兰掐指一算正好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