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取义资讯网

受害人李先生的房子交给衡阳市茂昌装饰公司全包装修。别的装修公司黑心最多就是偷工减料什么的没良心,万万没想到这家公司不但要钱还要命!当初之所以选择他们,是由于相信他们公开宣传的业内首推20年质保,包退包换,按期完工,绝不拖延的承诺。签的合同自2017年11月16日-2018年3月16日止,施工期限90个工作日。

  可是装修过程中,问题不断,工期一拖再拖,在2018年4月1日,他们发现墙面开裂的问题以后,慢慢的全房都出现严重的装修问题。看到辛辛苦苦贷款买的房子,同时也是贷款做的装修搞成这个样子,心里很难受,又急又气。多次催促他们解决问题未果。一直拖到2018年5月1日,鉴于他们装修做得这么差,还一直拖延不解决问题,想早点搞好装修的我,就找他们退款,想重新找人做。可是他们装修款已经到手,就推卸责任说不是他们的问题,找借口要做装修定,费用他们出。这个装修鉴定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做。这样一直拖到6月份,实在无法忍受他们的拖延。我打电话告诉他们再这样拖延不解决问题,就只能曝光他们,免得别人再上当受骗。他威胁我说曝光他们就告我诽谤,追究我的刑事责任。我在网上曝光他们以后,他们就恐吓我说要对我提出刑事指控,还发帖公开我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家庭住址,恶意诽谤我敲诈。这些公开的信息已经影响到我个人的生活和精神状态。

  他们就这样一直拖着,不解决问题,也不处理问题。家里人都在催我,想早点搞好房子搬进去住。心急如焚的我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去找他们解决问题。听说他们华新店在搞活动,邀请新老客户参加,于是2018年7月7日,带着母亲哥哥老婆和两个小孩子去参加活动,希望房子的装修问题,能够处理一下。我们一到现场,他们的人就上来,把我们全家拦住,不让我们进。我说我们是过来参加活动的,后来我们进去了,他们的人一直跟着我们。接着把我们全家一个个拉住,关进了最偏僻的房间。把门堵住,找人控制我们,不准我们出门,推扯我们,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逼得我们没办法,只有报警求助,后来刑警过来了,他们才把我和母亲放出去华兴派出所报案。报完案做了笔录以后我们回去接老婆孩子。到了那边,他们又拦着我们不让进。我说上去接老婆孩子下来,他们一直跟着我们。母亲随手发了两张我家房屋装修的图片,他们拦着不让发,抢她手上的图片。我怕母亲受到伤害,过去让他们不要抢,他们把我拉住,想把我关起来,我急忙坐下,抱住桌子。他们看见我不走,十几个人围上来,掀翻桌子,有的人拿椅子,有的用手,有的用脚一起对我疯狂殴打。只听见我的小孩大声惨叫:不要打我爸爸!救命啊!救命啊!我就被打得起不来了,好像是被人拖出去,拖到电梯口,接着把我丢进电梯,到一楼又把我扔到地上就不管了。迷迷糊糊看到母亲被人从电梯抬了出来。原来母亲看到我被围殴,惨不忍睹,当场就晕过去了。母亲本来就身体不好,刚刚出院不久。后来才知道,哥哥也是一路被围殴打下来的。老婆孩子一直哭个不停,当时我们全家都瘫坐在地上。现在想来,多么后悔带老人和老婆孩子来这里,让她们受到惊吓很愧疚!真的没想到,他们是这样的公司!在场的客人都被这恐怖场面吓跑了,这些都是有监控录像的。等稍微清醒一点后,我们就开始报警和录音。他们茂昌公司老板潘伟下来以后,一边骂极难听的话,一边恐吓我们,疯狂叫嚣:要卸了我们的手和脚,要买了我们的命,埋了我们全家,他有钱埋得起。他们公司主管刘志飞扬言:我跟张飞幺七一起出来的,外号叫大飞在衡阳市混的,哪个不认识我你去打听打听,你这小孩子跟我搞。我们投资的股份几百万在里面300万全部要找你拿回来,你卖房子抵押房子借钱都要给我搞出来。一边说一边让他的手下给我们拍照,等一下就要搞我们。带着几个手下一直盯着我们,直到我们上了警车。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120急救车和110巡逻的警察过来了。医生带着担架把我母亲抬进了医院。我们被打得无法正常走路,警察扶着我们上的警车。看见我们走不动,刘志飞竟然跟警察说他们走不动我们找几个人帮你送过去。到了华兴派出所,这次警察却不愿意受理案件,也不登记,不做笔录。我们要求调监控也没有理我们。没办法,我们只能忍着伤痛,先去找医院验伤看医生。虽然担心有人在派出所外面打我们,但是伤得这么重,必须去医院。我们在衡阳市第五人民医院做的检查,检查结果为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医生要求我们住院治疗。在做检查的时候,有人冒充110回访,套取我的居住地址。没过多久,就有人打电话过来,说有五六部小车来了几十个人在找我。我们很恐惧,上午才被他们围殴,一身是伤还有脑震荡,医生要求我们住院,下午就有人冲到我们家来了。我们打110,,打12345向警方,向政府求助,希望能派警察保护我们回家。得到的答复是,不能送我们回家,只能派警察到现场处理,不过要本人在场。所以我们只能回家,担心家里的安全。在回家的路口,突然发现有人堵在马路边。看见我们过来一把拦住我们,吓得我们赶紧报警。我们说有事回去再说,他们就一直跟着我们到家。回去之后我才看到他们真的来了五六辆车,好几十个人。全部是他们茂昌纠集过来的。他们的老板潘伟,副总任建铭,主管刘志飞都来了。他们先是派了一个板寸头,手臂有纹身,脖子上挂个大金链的人出面,我很害怕,第一次见这种场面。刚开始他们威胁我们要赔偿,我们拿不出钱,他们说没钱借也要借过来。期间有巡逻的警车经过,由于他们人多势众,我们不敢向警方求助。接着他们就逼迫我们兄弟给茂昌公司道歉,给潘伟道歉,任建铭在边上录视频。然后他们又去湘江农庄吃饭,摆了两桌。要求我们买上烟酒,去给潘伟赔礼道歉。给来的所有人发烟敬酒。吃完以后又要求我们买单付款。后来又威胁恐吓我们去茶楼给他们写材料,母亲担心我们的安全,坚持要陪我们去茶楼。最后按照他任建铭的要求,他列出清单,SEO优化,写好样板,逼我照抄澄清声明,网站优化,签字按手印,要求删除网帖,并且要发到网上。在此期间,任建铭扬言:我们今天开会都商量好了,下决心要搞死你,别人50万,我买贵一点,花一百万可以了吧。就这样逼我按照他们的要求写完所有材料,逼我念澄清声明他录视频录音。把澄清声明发到两个网站上面以后才罢休,一直搞到差不多12点。离开之前,威胁我们三天之后要到华新店,配合他们搞媒体宣传,其他的事后面再说。我们全家筋疲力尽,忍受着伤痛,精神都快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