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取义资讯网

浙江省金融办的一纸通知,透露出目前知名浙企盾安集团突陷债务危机。证实,浙江省金融办于5月2日召开盾安集团债务协调会,解决盾安集团债券融资及银行贷款等紧急问题。

盾安集团总部位于浙江杭州,旗下控股A股上市公司盾安环境、江南化工,此外盾安智控,下辖新三板公司华益精机,目前正筹划推动其IPO上市。

江南化工和盾安环境从5月2日开始起临时停牌。公告表示,停牌原因是由于“盾安控股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事项,且该事项对公司有重大影响”。

记者获得的一份落款为盾安集团的文件显示,目前盾安集团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除120亿元的待偿付债券外,绝大部分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贷款都集中在浙江省内,“迫切恳请省政府出面协调并推动相关化解危机的措施尽快实施”。

浙商代表突陷债务危机

靠900元起家,1987年成立于浙江诸暨的盾安集团,已经连续9年跻身“中国五百强”,在浙江百强企业中名列第27位,解决了2.9万名员工就业,是浙江民营企业的代表。

官网显示,集团核心产业包括:以盾安环境为首的精密制造与先进装备、江南化工为首的民爆化工(民用爆破器材、工程爆破服务,爆炸深加工)、新能源(风力发电、光伏发电)、新材料(镁及镁合金)、现代农业等。旗下投资公司如山资本,在国内资本市场也颇有名气。今年3月,盾安集团完成了旗下新能源发电业务的证券化。

此前在债券市场披露的2017年三季度财务数据透露了更多的信息。截至2017年9月末,公司流动负债增加至262.8亿元,总资产从2016年底的616.58亿元增加到677.2亿元。盾安集团在2017年12月底放弃了对旗下盾安房地产的控制权。目前公司尚未披露2017年度年报。

在写给浙江省领导的汇报中,盾安集团表示,2017年集团合并报表总资产648.8亿元,净资产为225.2亿元,资产负债率65.3%;去年全年销售收入为586.1亿元,利润总额17.6亿元。

在外界看来,本次盾安集团“债务风险”来势汹涌而突然。“我们一直以为盾安集团不缺钱”,杭州某信托公司相关业务负责人称,盾安集团持有的江南化工股权并未质押,直接和间接持股的盾安环境股票质押比例也不高。

此前大公国际2017年5月出具的盾安集团《主体与相关债项2017年度跟踪评级报告跟踪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5月25日,盾安集团本部并未曾发生信贷违约事件,大公对相关债项信用等级维持A-1,主体信用等级维持AA+,评级展望维持稳定。

记者联系大公国际该相关评级的负责人,被告知目前已离职。大公评级显示,盾安集团拥有两家上市子公司,并发行多期债券,直接融资渠道较畅通。但同时提示,盾安铜贸易收入比重较高,但利润贡献度低,新能源和新材料业务的未来经营具有不确定性,有息债务规模继续增长,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和投资收益占营业利润比重仍较高,利润来源缺乏一定的稳定性。

“去杠杆”危机下三大诉求

有多位接近事件中心的相关人士均表示,盾安集团债务和贷款问题来自加速“去杠杆”,影响集中在盾安集团层面,旗下上市公司现金流较好,受到的影响不大。上市公司停牌可能是担心不确定因素引发的股价震荡。

盾安集团表示,去年下半年开始市场资金抽紧,导致盾安集团等类似的大规模利用债券融资的企业出现了发行难,融资成本不断提高等问题,企业消耗了大量自有资金,出现了严重的流动性困难。

此前盾安集团曾计划在十三五期间完成“十个业务板块上市、百亿元利税和千亿元年销售收入”的目标。集团旗下的一些其他资产太重了,这些年发展太快了”,有相关人士认为。

大公的评级报告显示,2017年3月末,盾安集团的流动负债为243.84亿元。2017年1~3月,盾安集团经营性净现金流为-2.55亿元;投资性净现金流为-4.42亿元;筹资性净现金流为-10.09亿元,筹资性现金流净流出大幅增加,主要是“公司偿还到期债务所致”。截至2017年3月末,公司一年内到期有息债务金额为199.99亿元,占总有息债务的比例为59.11%,债务压力较大。

目前盾安集团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除120亿元的待偿付债券外,绝大部分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贷款都集中在浙江省内,因此,如果出现信用违约,将对浙江省内多金融机构造成重大伤害并带来系统性风险。

盾安集团在对政府的诉请中,提出三大“化解思路”,一是由浙商银行出门,增加临时流动性支持,包括供应链金融和区块链产品;二是浙商银行、浙江产融等尽快启动“凤凰计划”专项资金,收购盾安所持有的优质项目,激活现金流,置换债务;第三,请求托管盾安光伏(多晶硅)和华创风能(风力发电装备)等。

去年3月,盾安集团才从大唐集团手上以底价2.2倍的价格(5.57亿元)受让了华创风能的82%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