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取义资讯网

中国童书在全球图书行业发展最快,但人们对“儿童读物的功能是要引导儿童成为健全社会一员”的认知尚不充分,“缺乏跨学科的视角和多维度的思考”也导致原创能力不足

  —— 最火的童书市场,难觅更多一流原创?

本报记者 吴丽蓉 陈俊宇

今年,第55届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在意大利举行,在这个全球颇具影响力和权威性的儿童书展上,中国首次成为主宾国,在中国少儿出版领域具有标志性意义。据统计,国内各出版单位现场共达成版权输出意向及协议800余项,中国加速迈向童书出版强国的声音涌现。

中国童书产业已经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时代,目前全球图书行业发展最快的就是中国童书,年出版4万多种,总量居世界第一。然而,对进口依赖性较强、国内原创作品不足、结构单一等问题依旧存在。

无论是童书出版从业者还是业界观察人士,他们在接受采访时均表示,我国童书出版要向高质量发展,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越做越大的“蛋糕”

童书出版进入“蓝海时代”,这是近年来的共识。

2018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发布的《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总规模为803.2亿元,其中童书占整个图书零售市场的码洋比达到24.64%。记者了解到,从2002年起,童书出版市场每年都保持10%以上的增长速度,成为我国出版业活力最强、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

2003年,杨红樱创作的儿童文学系列《淘气包马小跳》开始出版。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童书育儿法创始人陈苗苗认为,这是一个分水岭,“让大家看到童书销量可以这么大,儿童的阅读可以成为如此重要的消费。”

据统计,《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畅销10余年,销量超过4000万册,可算是中国童书出版史上的标志性存在。

“后来绘本在国内突飞猛进,是和当当网、京东等同步发展起来的。”陈苗苗告诉《工人日报》记者,电商平台的发展则让绘本迅速找到了其消费人群。

市场的火热,引得众多出版机构加入竞争。目前,我国童书出版从原来的专业出版演化为大众出版,全国581家出版社,有520多家出版童书。许多出版人转型做童书出版,也有不少作家向童书写作转型。

童书的特性使得其天然能够抵御电子书的攻击。随着社会经济文化水平的发展,加上二孩政策红利,业界普遍认为,未来数年,我国童书出版市场将持续保持增长势头。

“孩子爱读,也想让孩子爱上阅读,自然就不会考虑投入。”北京市民李瑞雪告诉记者,她家的孩子今年5岁,对绘本很是偏爱。

从“中国加工”到“中国制造”难

童书出版市场欣欣向荣,却掩盖不了原创能力的不足。

一名从业者告诉记者,原创能力不足是我国童书市场存在的一个老大难问题,除少数几位国内原创作者的作品比较畅销,基本还是以进口童书为主。中国童书出版要完成从“中国加工”到“中国制造”的转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境外图书在中国整个零售市场中占到25.63%的码洋比重和13%的品种比重。显见的市场利益使得许多出版社大力引进多种国外童书,也产生了引进书质量良莠不齐的状况。

不过,国内原创童书作品的占比近年来有上升趋势。2017年发布的当当童书5年原创市场销售报告显示,近5年来,中国原创童书销量持续快速增长,2017年1月到8月,当当累计售出童书1.2亿册,中国原创作品占三分之一。

“原创和引进,只要是优质作品,就值得推荐给孩子阅读。”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儿童图书出版分社社长柳漾所负责的儿童图书出版分社成立于2015年9月,第二年开始推出原创图画书作品。“我们在两个方向上发力,一是签约国际知名作者并经营其作品的全球版权,二是精心挑选国内的实力派创作者,尤其是中青代。”

尽管当下是发展原创最好的时期,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也带来了许多的问题。“比如,原创作品出版的急需,导致大家疯抢资源,几乎拉低了原有的出版门槛,出版似乎变得更加容易,也更容易获得利益,与此同时,读者对原创的看法也有可能变了味。”这是柳漾所担心的情况。

“儿童读物的目标或者说功能,是要引导儿童成为健全的社会一员。”陈苗苗有着另一方面的担忧,目前童书结构单一是一个较大的问题,“许多人对童书的认识并不充分,甚至将童书等同于儿童故事。”